导航下面广告
导航下面广告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每日资讯

身家从30亿到3亿,他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时间:2017-02-16 16:16:11 阅读0
楼层广告

提起下载,你第一个想起的一定是迅雷——其在下载领域的地位,如同即时通讯软件中的腾讯,如同搜索引擎中的百度。

然而,说起腾讯,你一下子就能想到马化腾;说起百度,你一下子就能想到李彦宏;说起迅雷,你又能想起谁呢?

“不写微博、不写博客、很少网上聊天,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比起马化腾和李彦宏,迅雷的创始人兼CEO邹胜龙实在是太低调了,同是不善言辞的技术男,马化腾和李彦宏都经常在公众面前大谈特谈公司战略,但邹胜龙每个话题的出发点,都放在了技术上。

正是由于太专注技术,他忽视了企业的商业化发展和企业品牌建设,拥有着4亿用户的迅雷,本有希望成为腾讯这样的巨头,却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没能及时转型,曾经的光环也逐渐褪去,真是令人扼腕长叹!

为了梦想来到硅谷,却接连错过谷歌与百度

1973年,邹胜龙出生于安徽淮南,他的父亲非常厉害,靠自学从一个普通工人一路做到中科大空间站的研究员,不仅拿了不少科技大奖,还在深圳科技园创办了一家公司,邹胜龙一家也搬到了深圳。

1993年,高中毕业的邹胜龙出国留学,到美国威斯康星麦迪逊分校就读经济学本科,因为被盖茨创办微软的故事打动,本科毕业后,邹胜龙又跑去了杜克大学读计算机硕士,并在此期间认识了日后迅雷的联合创始人程浩。

按计划,邹胜龙在1999年硕士毕业后,就会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接着申请绿卡、按揭买房、换辆好车,娶个老婆,慢慢过上富足且安稳的生活,但1998年秋天在硅谷的一次旅行,改变了他的一生。

1998年秋天,邹胜龙应好友的邀请来到硅谷旅行,好友带他去雅虎大厦前面合照留念,看着雅虎大厦人来人往,好友的一句话让邹胜龙非常震撼:在这里上班的人都不能小觑,也许他们就是下一个盖茨!

邹胜龙当即决定留在硅谷寻找机会,很快就得到了两家科技公司的offer,实地考察后,一家有自己的办公室,另一家却在地下车库办公,邹胜龙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地下车库的那家公司。

一年之后,邹胜龙才知道,那家科技公司已经从地下车库搬了出来,名字也更为人熟知,叫做谷歌。

类似的“错过”还不止一次,1999年春节过后不久,邹胜龙接到一个同在硅谷工作的大陆留学生电话,说自己要回国创业,但还缺一个技术牛人,问邹胜龙要不要去。

结果,回国还不到一年时间,那位叫做李彦宏的留学生已经把自己的公司做成了国内搜索第一。邹胜龙大吃一惊,再也不想在美国呆下去,决心回国创业。

25天更新一个版本,迅雷势要成为“下一个腾讯”

2003年,邹胜龙回到深圳,拉着从百度辞职的程浩,开起了一家互联网技术公司,起名“三代”,邹胜龙的解释是:海归创业者,张朝阳第一代,李彦宏是第二代,到我这就是第三代。

公司名字有了,那该做什么业务呢?邹胜龙觉得,门户,搜索,邮箱,通讯,下载是互联网五大基础应用,前四者都成就了巨头公司,如新浪、百度之类的,只有下载领域只有一个网际快车,那就做下载吧!

说干就干,邹胜龙和程浩花了3个月时间,终于捣鼓出第一款下载软件,但试运行的速度慢得像蜗牛那样,下载一张图片都要1分多钟,邹胜龙一下子火了,“必须要在5到10秒钟内下载完!”,并把公司改名成“迅雷”,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意思,并把公司定位确定为“快”。

于是,向朋友借了几万块之后,邹胜龙和程浩拉着5个程序员继续干了起来,终于在2004年1月迅雷2面世了。

但产品面世,根本没有人关注,每天就只有三四十人安装,邹胜龙拿自己房子抵押了20万拿到门户网站做推广,但安装人数每天也只有百余人。


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到后台一看才知道,下载的主力军都是在校大学生,因为高校开始放暑假,此后3个月,迅雷的注册客户疯涨,到了9月份,迅雷的注册客户就已超过20万人!

差一点,迅雷就要倒闭了,但是就这样幸运的存活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邹胜龙还拿到了周鸿祎投资的70万。拿到这笔钱,邹胜龙的第一个想法是“干掉网际快车”。

当时,网际快车的市场占有率高达80%,怎么样才能“干掉”它呢?邹胜龙想起了在硅谷工作时听说的“多媒体索引加速下载技术”,用户在使用时可以直接从其他服务器或者PC端寻找匹配的资源,下载速度大大提高。

从2004年冬天起,邹胜龙吃住都在公司,仅仅用了两年半时间,迅雷就从1.0升级到了5.0,前后推出过29个改进版本,平均25天就更新一个版本。仅仅一年时间,迅雷就成功抢占了40%的市场份额。

到了2006年8月底,迅雷的覆盖用户数超过1.1亿户,装机量达到8000万台,市场份额超过50%,成为了继QQ之后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客户端软件。

2007年,迅雷和谷歌中国合作,联手打造了“迅雷看看”,在谷歌的宣传和技术支持之下,迅雷看看画面清晰,而且拥有完整的主流视频内容,不到半年时间就拥有2.2亿用户的覆盖量,3年后的2010年,迅雷的付费用户已达到400万,净利润达5900万。

当时的迅雷,被不少人寄予厚望,号称下一个腾讯,邹胜龙也是意气风发,“再给迅雷5年,我相信可以做到今天腾讯的规模。”

然而,10年已经过去,邹胜龙的雄心壮志犹在耳边,但腾讯和迅雷的境况已是天差地别。

时代改变了,“快”还有用吗?

在PC时代,因为带宽有限,而且资源难找,像迅雷这种拥有海量资源库的下载工具无疑是刚需,而迅雷的核心优势“快”,正是建立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的。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带宽的提升,下载的需求急剧减少,大家在线看一部高清的片子,体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下载来看既费时间又耗内存。再加上随着国家净网行动及版权保护加强,迅雷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

从2008年起,迅雷先后四次赴美IPO均告失败,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东南融通财务丑闻爆发和支付宝VIE事件引发诚信危机,导致美国投资者对中概股的信心受到巨大打击,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模式前景与变现能力并不被美国投资者看好。

虽然相比起其他竞争对手,迅雷的财务状况和盈利状况都要好很多,无论下载流量、客户黏性、还是管理团队这些指标,迅雷都比土豆、优酷和暴风影音要强。但现实是,优酷、土豆都上市了,而迅雷几番波折,在雷军投资2个亿之后,终于在2014年6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但估值已从30亿美元跌到了9.86亿美元。

虽然这么多年来,迅雷凭借着庞大的付费用户,依然保持着100%的高速成长,年收入也突破10亿元。、

可以说,大家都清楚的看到,迅雷的优势,只是特定时代背景下的产物,如果没能在自己最强大的时候勇敢地实现转型,而是一直固守自己原来的优势,那么等到时代变换,就只有掉队的份了。

那些年,迅雷错过的机会

现在回想起来,迅雷至少错过了三个转型的机会,这三个机会哪怕抓住一个,迅雷都不止是一个下载工具:

1、视频网站

其实,中国最早做版权交易的正是迅雷,早在2007年,迅雷就与主流的内容发行公司牵手,并以“保底+分成”的方式开展合作。

但在2009年,随着国际资本市场对互联网视频业务有了清晰的认识,大量热钱开始涌入这个市场,直接导致版权价格一路飞涨,两年之内飙升数十倍,互联网视频演变成了一场烧钱的游戏。

在这种情况下,邹胜龙保持了“冷静”,他觉得以版权为主要卖点的视频网站的主要收入源是广告收入,这也是门户网站的盈利源。“这肯定是一片红海。”

可惜,邹胜龙的判断错了,购买版权不仅仅是为了打广告,而是为了抢占稀缺视频资源,占领市场份额,吸引流量。迅雷的退出,让爱奇艺、乐视、优土等视频网站少了最大的竞争对手,最后成为数一数二的视频网站。

2、光影魔术手

2008年,迅雷买入了火爆一时的光影魔术手,美图秀秀就是模仿这款软件起家的。但在收购了光影魔术手之后,才做了几个月,迅雷却暂停了这个项目,项目组的人也被分流去了其他项目组,光影魔术手也一步步没落。

2016年12月,美图正式在香港挂牌上市,而它曾经的模仿对象光影魔术手,早已不知道在哪里了。

3、网页游戏

同样以下载为主业务,迅雷的路越走越窄,而当年情况比迅雷严峻得多的VeryCD电驴,却能及时转型网页游戏,并取得巨大成功。

2011年,电驴因为迫于版权压力被迫下线所有盗版资源,流量一度下跌50%,创始人黄一孟力排众议,带领团队开发起了网页游戏《天地英雄》,结果本已被外界判了“死刑”的电驴,仅仅一年时间就翻身,成为一家月收入过亿、月利润四五千万元的现金奶牛。

至于迅雷,其实早在2007年,开会的时候就有董事建议邹胜龙转型做网游,还拿出了一份市场调查报告,最后邹胜龙服了软,让一拨人做游戏,一拨人做会员。但后来会员做大了,游戏还没有做出来,慢慢就被忽略了。

眼看着公司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发展良机,不少人开始把矛头指向了邹胜龙。

前迅雷员工、知乎网友“codedump”曾经这么说过:

在迅雷两年多,参与的不少项目,大都是历时几个月,然后以失败告终,然后开发人员转入到别的组,再然后继续前面的流程。特别的,我印象中,大多数CEO邹胜龙亲自指明要做的项目,基本都以失败告终。、

就连邹胜龙自己也说:“我不断地在找这样的平衡点,有时我也会想,迅雷错过的那些机会和节点,是否真的与我的性格有着某种微妙的关联?”

事实上,作为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迅雷错失了一个又一个机会,邹胜龙绝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个人的气质,完全影响着迅雷这家公司。

而邹胜龙,更像一个技术宅男,而不像一个企业家。俗话说,慈不带兵,义不行贾。作为一个CEO,邹胜龙的任务就是要提升利润或股价,对股东负责。这才是职业的素养,这才是商业的逻辑。

但邹胜龙却放不下技术工作者“技术改变世界”的理想,由于过于关注技术而忽视商业化发展和企业品牌建设,迅雷也错失成为腾讯这类巨头公司的最好机会。

据悉,直到2008年时,迅雷的企业理念才从“改变人类”变成“商业模式探究”,而那时,一些不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都已经登陆纳斯达克。

迅雷还能崛起吗?

心理学家罗杰斯曾经讲过有一个奇怪的悖论——“当我能接受现在的自己时,我就必须做出改变”。

他的意思是,创业者潜意识里面都是有路径依赖的,过去的成就很有可能成为包袱,创业者活在自己过去所获得的成就,就像被困在一个“洞穴”里,视野受限会看到一个不真实的世界。

邹胜龙不正是这样吗?因为技术上的成功,迅雷成为了中国最流行的下载软件,他也成为了令人艳羡的企业家。但正因为这份成功,让他被“迅雷=下载”这一理念牢牢绑定,一旦有什么问题,他也只能重走“提升技术”这条老路,任由良好的机会在自己面前白白溜走。

然而,在互联网行业,一条路走到底是没用的。如果你不能持续创新,革自己的命,不断满足新的环境下用户的需求,离被淘汰真的是不远的。曾经的霸主当当、搜狐,都是惨重的教训。

如何改变自我,进入下一轨道,才是创始人在创业路上的最大挑战。想跃入下个阶段,创始人必须做一次动态攀岩,为了抓到下一个支撑点,放弃自己脚下已有的支点,即放弃自己之前所拥有的一切成就。

如果在高处沾沾自喜,踟蹰不前,则意味着被赶超和碾压,更有可能的是,你脚下这个支点,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一旦这样,你就会坠入万丈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互联网资讯开奖我们的,获得但年
但年秋天在硅谷的一次旅行改变了他的一生年秋天邹胜龙应好友的邀请来到硅谷旅行好友带他去雅虎大厦前面合照,但还缺一个技术牛人问邹胜龙要不要去结果回国还不到一年时间那位叫做李彦宏的留学生已经把自己的公司做成了,间终于捣鼓出第一款下载软件但试运行的速度慢得像蜗牛那样下载一张图片都要分多钟邹胜龙一下子火了必须要在,大的客户端软件年迅雷和谷歌中国合作联手打造了迅雷看看在谷歌的宣传和技术支持之下迅雷看看画面清晰而且拥,波折在雷军投资个亿之后终于在年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但估值已从亿美元跌到了亿美元虽然这么多年来迅雷凭借着庞,购了光影魔术手之后才做了几个月迅雷却暂停了这个项目项目组的人也被分流去了其他项目组光影魔术手也一步步,的创始人兼迅雷错失了一个又一个机会邹胜龙绝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个人的气质完全影响着迅雷这家公司而邹,的曾经的霸主当当搜狐都是惨重的教训如何改变自我进入下一轨道才是创始人在创业路上的最大挑战想跃入下个阶,,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 中国最大的‘负翁’” 下一篇 如何有效地告诉老板:这个活我不想做?
楼层广告
一周最新
一周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