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下面广告
导航下面广告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每日资讯

谷歌的广告盈利业务遭遇挑战

时间:2016-12-22 10:58:31 阅读0
楼层广告
谷歌最正确的投资之一,就是买下了DeepMind

DeepMind带来的最直接利益是,让谷歌和Alphabet在全球科技公司的AI争夺战中拥有了战略优势,这有助于吸纳AI人才。

“阿法尔狗”因打败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而出尽风头,谷歌因此赢得更大声望。如果DeepMind能够成功研制出通用型AI,这等同于创造了一种可不断复制的数字化员工,并用于解决各种问题。哪怕DeepMind无法研制出等同于或超越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它已取得进展的AI学习软件也有利于其它业务,例如,通过减少电耗而节约开支。


Deepmind的战略意义


Deepmind位于伦敦国王十字火车站附近一栋不起眼的楼房中。从外部看,一点都看不出来这家公司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谷歌和Facebook争相购买。2014年1月,谷歌胜出,以6.6亿美元买下了这家AI公司。在此之前,谷歌在机器学习和AI领域已处在最前沿的位置,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购买位于英国的AI公司?Deepmind究竟会带来怎样的价值?


2015年10月之前,谷歌的巨额广告收入让DeepMind等项目可以无后顾之忧地自如发展。这些项目野心勃勃,但在收益上却颗粒无收。但后来母公司Alphabet创立,整个企业的架构经历了剧变,资产负债表开始分账计算,许多业务被独立出来,再无法依赖谷歌这棵摇钱树的庇荫了。


在这种形势下,为何购买Deepmind这一问题就值得探讨了。但理解DeepMind的价值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金融问题,而需从更深的层次来分析。


DeepMind带来的最直接利益是,让谷歌和Alphabet在全球科技公司的AI争夺战中拥有了战略优势,这有助于吸纳AI人才,让Facebook、微软和亚马逊等竞争对手在研究人力上失去一定优势。


DeepMind已招揽大约400名电脑科学家和神经系统科学家,据称团队规模还将扩大到1000人。



此外,Alphabet也因DeepMind而赢得更大声望。被收购后,DeepMind两次登上《自然》的封面,一次是由于一个视频游戏AI程序,另一次则是由于AI软件“阿法尔狗(AlphaGo)”。《自然》是一份获得高度好评的学术期刊。DeepMind公司大厅的墙上贴着这两次封面图片的大幅复制品。2016年3月,“阿法尔狗”打败了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而成为大量媒体的头条新闻。


DeepMind的战略意义还远不止于人才吸纳和公众关注两个方面。CEO兼联合创始人德米斯-哈撒比斯(Demis Hassabis)把DeepMind描述为一种新型的研究机构,结合了学术界的长远眼光以及“科技初创公司的活力和专注”。2010年,他与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和施恩-莱格(Shane Legg)一同创建了公司。莱格和哈撒比斯同为伦敦大学学院的神经科学研究者。苏莱曼是哈撒比斯童年时结识的好友。


DeepMind受益于谷歌的强大资源和雄厚财力


据哈撒比斯的描述,DeepMind的总目标是“攻克智能领域的难题”。这促使公司不断研发多功能的、能够像人类那样广泛和高效思考的“通用型”人工智能。被谷歌购买拥有几大吸引之处。一是,能够获得谷歌强大的计算资源。再者,谷歌的财力雄厚。如果实力较弱的公司购买了DeepMind,很可能要求它尽快生钱。在谷歌旗下做事,哈撒比斯就能够更专注于研究,而不是运营公司。而DeepMind办公地点和过去一样依旧设在伦敦,与谷歌的硅谷总部之间保持安全距离,让他能够对DeepMind拥有更多的实控权。


如果他能够成功研制出通用型AI,这明显对Alphabet意义重大。这等同于创造了一种可不断复制的数字化员工,并用于解决各种问题。从总体研究日程来看,DeepMind并不是一家以商业模式运作的公司。它的研发周期相当长。哈撒比斯的蓝图规划长达20年.DeepMind希望在人脑运作方式的启示下发明新型的AI算法。这也是它拥有庞大的神经科学家团队的原因。哈撒比斯声称,从人脑中获取灵感使DeepMind截然不同于其它专注于机器学习、尤其“深度学习”的研究机构。深度学习是机器学习的一项重要分支,也是Google Brain项目的研发焦点。


哪怕DeepMind无法研制出等同于或超越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它已取得进展的学习软件也有利于Alphabet的其它业务。今年7月,公司宣布,DeepMind研发的学习软件已经找到方法以节约用于冷却谷歌数据中心的电力,节约幅度达五分之二。该软件把数据中心的操作日志进行压缩,并以模拟形式反复执行压缩任务以实现过程的优化。


DeepMind已进军医疗市场


DeepMind已利用现有的AI成果为公司创收。苏莱曼表示,某些研发进展可用于管理能源基础设施、改进医疗系统以及改进洁净水源。DeepMind已开始进军医疗市场并从中盈利。今年11月,它与英国伦敦皇家自由医院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合同,任务是处理170万名患者的医疗记录。今年早些时候,DeepMind获得了访问其它伦敦医院两个数据库的机会,通过分析约100万份视网膜扫描报告,让AI软件寻找退行性眼疾的早期征兆,或通过头颈部癌症图像让AI软件学会区分健康组织和癌组织。


DeepMind如何借助海量数据训练人工智能?


资深的程序员和性能强大的电脑对AI业务至关重要。但获取真实环境数据也至关重要。利用AI和机器学习技术改进医院、电网和工厂等场合的不同系统时,需要具体的操作数据。


当然,Alphabet拥有海量可服务于这些目的的数据,以供DeepMind“挖宝”。但有关每个探索领域,DeepMind现有的数据还远远满足不了需求。最近它参与了一个研究读唇语的项目,并取得了成功,而成功的关键就在于研究团队掌握了一个庞大的数据集。该项目的研究团队主要来自牛津大学,并以计算机视觉研究者安德鲁-西塞曼(Andrew Zisserman)为首。BBC向研究团队提供了数十万小时的新闻剪辑资料。如果没有这些资料,他们根本无法让AI系统接受读唇语的训练。


数据获取对DeepMind未来的重要性,哈撒比斯持轻描淡写的态度。他称,让人类工程师打造出模拟待解决问题的模型就足够了,再在这些模型中部署AI学习工具。但这并不是目前大多数机器学习系统的运作方式。“阿法尔狗”经历了怎样的魔鬼训练才能打败世界一流的围棋棋手?它先得从16万场人类对弈的围棋比赛中学习数百万棋步,然后才能展开迭代式的自我对弈,不断通过训练提升棋艺。如果DeepMind需要收集大量个人信息,它将需要考虑清楚:如何应对消费者对企业访问个人数据这类行为的担忧?


如果DeepMind能够解决这类问题,它将是Alphabet的无价之宝:一个算法工厂。它将远不仅仅是Alphabet的AI研究机构和人才集聚地。DeepMind处理过的数据仍属于原本的拥有者,但从数据中学习的软件将属于Alphabet。无疑,在未来,DeepMind将把AI程序用来解决复杂问题,但它或许无法靠这种方式来创造大量营收。然而,AI软件通过分析数据获取的知识或技能将极具价值,让谷歌为竞标付出的一切努力物有所值。


能否找到新的摇钱树?


Alphabet仍在寻求新的摇钱树,而搜索业务这一现成的摇钱树正面临严峻的挑战。


伏尔泰曾说过,“判断一个人凭的是他的问题而不是他的回答。”这句话刚好契合了谷歌的成功之道,谷歌根据用户往搜索引擎中输入的问题来判断用户喜好,在提供搜索结果的同时推送高相关度的广告。但数年来谷歌一直面临一个问题:它能否创造一种盈利能力可与搜索业务相媲美的新业务?


迄今谷歌还未找到答案。2015年10月,控股公司Alphabet创立,旗下拥有谷歌等不同子公司。过去五年,Alphabet投入了460亿美元的研发资金(如图),其中许多资金被用Moonshot项目中,如,自主驾驶汽车、智能隐形眼镜以及互联网热气球。在财报中,DeepMind被划分为“其它项目”一栏中。自2015年初,被归为“其它项目”一栏的业务共亏损60亿美元。



纽约市场研究机构Pivotal Research Group的分析师布莱恩-维泽(Brian Wieser)表示,广告业务占据了Alphabet营收近90%的比例,几乎所有利润也都来自广告。其中搜索广告约占广告总营收的四分之三。剩余四分之一主要来自YouTube以及一项向非谷歌网站投放广告的业务。


谷歌机构重组后,Alphabet创立,一些高管被气走


12月12日,Alphabet把自主驾驶汽车项目改头换面为独立子公司Waymo,以激励员工更专注于让产品实现商业化。事实上,Waymo不算十分独立,因为这家公司仍位于Alphabet办公地点内,也不会对外透露更多金融细节。其它业务的拆分则更为决然。过去半年,风投、无人机、自主驾驶汽车、高速网络和智能恒温器等业务的一些主管纷纷离开公司。Alphabet也正尝试出售成绩并不斐然的波斯顿动力机器人公司。


高管离开的原因在于,Alphabet对成本控制上的矛盾态度。2014年当谷歌以32亿美元收购恒温器制造商Nest时,谷歌承诺数年内将对Nest持续投资并助其扩大业务。但当Alphabet创立,整体格局重组后,态度就发生了改变。突然间,母公司要求子公司各自承担盈亏。这激怒了一些高管,因为他们记得,在过去,谷歌会慷慨发放丰厚的薪酬、免费提供员工食物,这类福利待遇突然消失了。还有少数人乐观地认为,Alphabet即将迎来同搜索业务一样规模庞大、利润丰厚的新业务。但一名离任的前高管表示,“你不可能两次都抽中大奖。”


谷歌的广告盈利业务遭遇挑战


与此同时,用户使用互联网的习惯开始发生改变,这将对谷歌的搜索广告业务构成威胁。目前,使用习惯上存在两大改变趋势。一是利用语音获取信息,二是虚拟助手的兴起。目前,Android设备中大约五分之一的搜索操作由语音完成,而不是文本输入,随着语音识别功能的提升,这一比例将不断增长。随着可回复用户语音请求的独立智能设备的崛起(如亚马逊Echo以及谷歌Google Home),语音功能也将变得更重要。


当这类设备能够支持更复杂和精细的互动功能时,用户将依赖它们来执行原本大多通过上网才能完成的操作,如,订购礼品、预定机票、定位附近的商店。能够预测用户需求的虚拟助手设备Google Home以及即时通讯应用Allo,也在为构建这种前景出力,但这些设备或应用在将来或许会对谷歌赖以生存的广告盈利模式造成冲击。在未来,“搜索”将更专注于任务的执行和信息的获取,而且在新型的搜索环境中,如通讯应用或智能家居设备中,广告的推送或许会让用户觉得别扭或不快。在Stratechery博客上撰稿的科技分析师本-汤普森(BenThompson)表示,“随着从搜索引擎向回复请求服务的转变和调整,谷歌的公共实用性将提升,但它本身的经营模式将可能瓦解。”


亚马逊Echo采纳的免广告模式对谷歌构成了直接威胁,原因在于,更多用户开始直接在亚马逊网站上搜索电子产品等商品,而非借助通用型搜索引擎。据估计,55%的互联网用户开始在亚马逊上搜索商品,这导致谷歌丧失了推送广告的机会。


摸索新的盈利模式


Alphabet此前经受过一些因潮流转变而引发的挑战,如,移动设备兴起,台式PC遭遇寒潮。但它的广告业务依旧红红火火,因为它摸索出在移动设备的小屏幕上推送广告的适宜方式。未来,谷歌的广告盈利模式可能会转变为向谷歌服务促成的每笔交易收取酬金。谷歌已经在航空服务中运行这种模式了。通过谷歌服务咨询航班的乘客若成功订票,航空公司就会向谷歌支付一定的费用。如果用户对着手机说“订个披萨”,谷歌也可以按照同样的思路收取费用。但是应如何选择合作的披萨公司,用户是否对订披萨的过程感到满意,这些都是棘手的问题,恐怕谷歌现在还未考虑这么多。


源码处一,够预开奖我们的
的层次来分析带来的最直接利益是让谷歌和在全球科技公司的争夺战中拥有了战略优势这有助于吸纳人才让微软和,的战略意义还远不止于人才吸纳和公众关注两个方面兼联合创始人德米斯哈撒比斯把描述为一种新型的研究机构结,处一是能够获得谷歌强大的计算资源再者谷歌的财力雄厚如果实力较弱的公司购买了很可能要求它尽快生钱在谷歌,实现过程的优化已进军医疗市场已利用现有的成果为公司创收苏莱曼表示某些研发进展可用于管理能源基础设施改,让系统接受读唇语的训练数据获取对未来的重要性哈撒比斯持轻描淡写的态度他称让人类工程师打造出模拟待解决,据用户往搜索引擎中输入的问题来判断用户喜好在提供搜索结果的同时推送高相关度的广告但数年来谷歌一直面临,顿动力机器人公司高管离开的原因在于对成本控制上的矛盾态度年当谷歌以亿美元收购恒温器制造商时谷歌承诺数,够预测用户需求的虚拟助手设备以及即时通讯应用也在为构建这种前景出力但这些设备或应用在将来或许会对谷歌,向谷歌支付一定的费用如果用户对着手机说订个披萨谷歌也可以按照同样的思路收取费用但是应如何选择合作的披,
分享给朋友:
上一篇 蚂蚁金服集团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免,樊治铭被调任 下一篇 互联网一定不能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但是互联网可以减低交易费用
楼层广告
一周最新
一周人气